戚容重生天官赐福番外·入梦 #梦中play #怜戚 戚容衣衫半-ao3中文网

戚容重生天官赐福番外·入梦 #梦中play #怜戚 戚容衣衫半解的躺在床上,手揉着眼角带着茫然,白皙的皮肤渲染上旌旎的粉色,小嘴微张,吐着巧舌吐着喘息。 “唔…太子殿下?” 谢怜有些口干舌燥,他哪里见过这样的戚容,小孩子特有的奶香味瞬间充斥整个房间,勾着谢怜去品尝,谢怜也是这般做的,手指灵活的没入那穿着却和没穿一般的衣衫内,感受到掌下肌肤的滑嫩,俯身啃咬着对方精巧的耳垂。 “哈啊…太子殿下,好痒…。” 戚容怕极了现在这个情况,手抗拒的去推人的胸前,现在的谢怜太恐怖了,明明还是一如既往地温和,却透着一股强烈的危险,孩子天生对这种感觉极为敏感,当下戚容也不犹豫,挣扎着想逃离谢怜游走的手。 “表弟…你若是敢逃,我就折了你的双腿,你若是推开我,我就卸了你的臂膀。” 戚容听着谢怜说的话满眼的害怕,这不是他认识的谢怜,谢怜根本就不可能说出这种话,但是戚容怕了,这个人说的太过平静,却给戚容一种压迫感,戚容丝毫不觉得对方在开玩笑,如此,双手因为无处安放只好抓着谢怜衣襟。 “太子殿下…是不是,容儿做错了什么?” 糯糯的奶音带着哭腔,谢怜勾着柔和的微笑去亲吻戚容的嘴角,是啊,我的好容儿,你错在你不该招惹我,不该在我心里纠缠不放,可是我又何尝不心甘情愿的承受,小小的人,此时被压在身下禁锢,谢怜暗下的双眸吐露低语。 “表弟乖,把衣服脱了,好不好?” “我…” 戚容咬着唇试图护着衣服,可是还没等他做出行动,谢怜率先按捺不住,疯狂的撕扯开戚容的衣服,白嫩的果体完全展露在谢怜眼底。 “不要!太子…殿下,放过容儿吧,容儿错了。” 稚嫩的哭声此时满是恐惧,却唤不回谢怜一丝怜悯,只刺激谢怜心底的野兽不断叫嚣,吞噬他,让他沾染上你的印记,让他此时此刻只属于你。 戚容偏着头躲谢怜的亲吻,不该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,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,要逃开,可是逃去哪里,戚容陷入了迷茫。 感受到身下人的走神,谢怜指尖掐弄戚容胸前的红果,娇嫩的皮肤哪里受得住这般皮肤,红艳的颜色不断刺激谢怜,谢怜忍不住俯身啃咬,口腔仿佛充斥着一股奶香味,好甜。 “唔…不,好痒…” 戚容推不开谢怜,偏偏胸前的敏感让他不由自主的蹭向谢怜,好像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充斥全身,勾着戚容去往谢怜身下求欢,察觉到自己的异样,戚容彻底哭出了声,不,不要。 “太子…呜,放过…我,求求你啊…” 谢怜听着戚容的话,贝齿啃咬着挺立的玉果,舌不断卷弄吸吮,听着戚容最后转变的声调得知人的得趣。 “表弟,帮帮表哥…好不好?” 谢怜一脸痛苦的神色,戚容看的也于心不忍,终究是他欠谢怜的,褪下谢怜的朝服,看着那大的让人咋舌的物什,戚容满脸后怕,不行,进不去的,会死的,谢怜却不顾戚容的模样,抓过他的手套弄自己的肉身,柔嫩的手掌抚慰自己的敏感部位让谢怜红了眼眶,好想将眼前的人拆吃入腹,锁在自己的怀里谁也不给。 戚容小心伺候谢怜的肉身,他从不知道谢怜竟然对他抱有这样的心思,身下传来一阵难耐的感觉,戚容吃惊的发现,自己的身体竟然自主分泌出肠液,这种感觉彻底击溃戚容的三观。 谢怜察觉到戚容异样,手探入人下体后感受到指尖的黏腻笑出了声,将戚容抱在怀里轻蹭,暗哑的声线透着他的笑意。 “看来,容儿已经准备好了。” 准备什么?卧槽,准备被你肏吗?谢怜你醒醒,我是戚容啊!!! 手指没入后庭带来的刺痛感让戚容更深的埋进谢怜怀里,小孩子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起来,后庭的私密处就好像未成熟的果实透着青涩,而谢怜就是那已经等不及果实成熟的人,一根手指在戚容体内进进去去,感受到戚容发抖的身体,谢怜低头去亲吻戚容耳垂,小孩子太小了,所有的一切都好像一口就能含住。 “唔啊…哈…太子殿下…” 小孩子已经尝到了甜头,开始循着谢怜抽插的律动扭动腰身,天赋异禀的身体勾引着谢怜去占有他,谢怜偏头看到戚容双眸含泪的表情有些痴迷,直到那勾人的妖精亲自冲迷途的人张开怀抱。 “太子表哥,容儿好难受…唔,进来吧。” 谢怜理智的弦彻底崩断,肉身挺入那秘密花园开始开疆扩土,那里太小了,只是进入一个前端都难以再进一步,再看戚容这会疼的几乎没了血色的脸一阵心疼。 “好疼啊,太子表哥,容儿好疼!出去,容儿不要了,走啊!” 哪有这般不讲理的小妖精,主动勾引着自己现在又将自己摒弃,谢怜吻上戚容的唇将他口中的拒绝一并吞下,手探入戚容两腿间的肉身轻抚,察觉到戚容的颤抖,知道那是他的敏感部位,谢怜更加不客气的去刺激。 “啊…嗯…太子,表哥…嗯…” 已经吐露爱语的小妖精主动缠上谢怜的肩,身体说着谢怜的掌心内摩擦,很快,一汪清水打湿了谢怜的掌心,勾着谢怜去多多爱抚。 “表弟…容儿…” 谢怜将小孩推倒在床,肉身径直没入他的私密部位,紧密地肠壁包裹着谢怜巨物,不愧是天生拿来操弄的身体,这才没多久,内壁已经主动缠着谢怜肉身吞吐。 “啊…谢怜表哥,那里……嗯嗯,好棒…” 听着小孩喘息的荤语,熟练的仿佛已经被人开采多次一般,谢怜沉着脸禁锢着戚容的腰身冲刺,不够,不够,只是这样还不够,要让他彻底爱上这种感觉,再也离不开自己半步。 “啊!表哥…慢点,容儿,容儿要坏了啊…” 妖精,妖精,十足的妖物,最会蛊惑人心,谢怜张口在人肩头啃咬留痕,没关系了,从今天开始,这妖物只会在他身下承欢。 肉身顶弄深处的一块凸起,听到戚容发出延长的娇吟,谢怜知道自己找到了让他疯狂的地方,果不其然,内壁又开始吐露爱液滋润肠壁试图让体内的巨物进出的更加顺畅。 “啊哈———太子表哥,那里啊啊,容儿好爽啊…” 小孩爽的有些翻白眼,小舌吐在外面喘息,看着他下体一片泥泞竟然是泄出尿液,谢怜越发狠的操弄那处妙地,听着戚容的奶音淫叫。 “好哥哥……嗯,容儿要死了啊……” 怎么会让你优先死去呢,谢怜是这么想的,最好是没日没夜让你躺在床上承受自己的疼爱,这般想着,谢怜在人蜜穴越发绞紧的运作下将液体尽数泄他体内。 谢怜此时惊坐起身,脑海中还是戚容绯色的脸颊,身上密密麻麻的痕迹彰显着谢怜是多么昏庸无度,谢怜掀开被褥看着腿间黏腻终于是捂住了他的脸,他竟然在梦中将戚容做了如此龌龊之事!


最新回复(4)

新人报道

哲凡的花栗鼠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2849960796@qq.com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花少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juliafulia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污龟さん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zbszd0126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主题:36

帖子:73

会员:1052

© 2021 ao3中文网 v1.2

Powered by Heybbs 小黑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