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o3中文网-ao3中文网

世界监视者

8个月前

序章 无边的黑夜无边的黑暗笼罩着大地,皎洁的月光照射在我的身上,天空的群星也时不时藏在云里,迎面吹来的微风像母亲的手抚摸着我的脸。一想到母亲晶莹剔透的泪水就止不住的流。 “你怎么哭了?现在可是晚上,白天使那群家伙是不会来的。害怕也不至于哭吧。” “我只是想妈妈了。” 旁边那个跟我聊天的黑天使是我的朋友,名字叫吴君。他平时很关照我,被白天使围攻时也是他出来和我并肩作战。 “想妈妈了也不至于这样吧,我爷爷到现在都不知道在哪儿。你至少还知道你 妈 妈 的名字和所在地,以及和她在一起的记忆。我和我爷爷连一次面也没见过,比起我你已经好多了。” 我没有回答他,而继续看着地面上的那个女孩。 “我说你为什么天天都在观察这个女孩?难道你喜欢她?” 被看穿心思的我满脸通红,把自己的兔耳折下来遮住自己脸,不过好像遮不住。 “我就说嘛。你这家伙心里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,不让人知道都很难。话说那个女孩子也确实长得挺好,难免你会喜欢。但如果你要把你自己一生的幸福都押在她身上,那么我可不会同意的。”说完他还给我一个微笑,真是不想再说他什么了。不过那个女孩儿也确实挺美的。有白雪无瑕的皮肤、纤瘦的身躯、如绿色瀑布般的长发、淡蓝色的瞳孔。唔,怎么想到这儿了?想想就脸红。 “那么我接下来要问你一些问题,如果你能回答出来。那么我会给你出点儿招来追她!” “喂!能不能不要说这些?” 我真想拒绝他,结果我刚说完,他就先问问题了。没办法只能回答他的问题。 “第一个,她名字叫什么?” “初音未来。” “第二个,她年纪有多大?” “16。” “第三个,身高多少?” “158cm。” “你连身高都知道,厉害!接下来第四个问题会非常敏感,做好心理准备。那就是她的体重有多少?” “这个问题我能不……” “你没有拒绝回答的权利,老兄。” 我还没说完,他就拒绝的干脆利落。问其他的问题还好,但是他居然要我说出她的体重,这样真的好吗?但没办法,只能回答了。 “42公斤。” 他听完这个答案是满脸震惊,手不断的颤抖,并且也在用颤抖的声音对着我说:“你这家伙观察的这么细致……等她下次碰到危险时,你去救她就行了。” “可这样她会看到我那双黑色翅膀的,我怕她把我当成怪物……啊!你干嘛?” 吴君揪着我的呆毛还捏我的脸,捏够后他一脸满意的对我说:“你的头发这么柔顺,皮肤又这么好,她不可能对你没意思的。相信我。” 看了看他那双酒红色的瞳孔,又看了看他脸上的笑容。我也只能同意了,毕竟这家伙出的主意就没有一次失误。 作者:我文笔不好,抱歉,请各位谅解。这是本人的初音未来同人文,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让这个ao3建立成曾经的那个ao3

4 7

丹橘

8个月前

〖信白〗旅途中失了身 李白去过很多地方,见过很多的景物。他是个热爱旅行的不羁诗人,以四海为家。 这次李白来到了巴黎,人们口中的浪漫之都。街上车水马龙,李白站在桥上面对的河,微风吹过脸庞。他掏出手机,是诸葛亮发来的微信。 ——你到巴黎了。 ——嗯。 ——你感觉那怎么样。 ——很繁华,很浪漫。要不你来看看。 ——我也想,但我不能同你一样放下一切,不管不顾。你是名诗人,而我是教师,不一样。 李白把屏幕熄灭,心想,有什么不一样的。是他顾及的太多罢了,放不下现状的安稳罢了。 “嗨,你不是法国人?” 李白转过头去,看着韩信挑眉:“很奇怪吗?” 李白觉得很奇怪,他不认识这人。因该是随便问问吧,但不得不说这人问的问题很奇葩,自己与他有什么关系? “嗯,不奇怪。”韩信又问,“你在这里定居吗。” 他从烟盒拿出一根烟递给李白:“抽烟吗?” 想到韩信问的问题,令李白很不适,他感觉自己被审查了,但烟不要白不要,他接过烟。 “有打火机吗?” “有。” 韩信从兜里拿起打火机,给了李白,看着他点燃了烟,又给自己点了根。 “为什么这么问,”李白说,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。” “我是个导游,”韩信呼了气,烟雾萦绕在鼻角,“如果你只是来旅游的,建议你报个社团,毕竟一个人在外面挺不安全的。” 报社团,怎么可能,李白心想。他向来追求自由,想走那就走那,报社团就要跟团队走,他觉得那会约束他的。 “原来你就是来搞推销的。”李白笑着说。 “可以这么说,”韩耸了耸肩,“你也知道现在报社团的人少了,被生活给逼迫的。” “哈哈哈哈,”李白笑出了声,“那也太惨了吧。” 韩信脸上并没有出现不悦,而是笑着回了句:“是吧。” “听以考虑下吧,”韩信说,“我给你打五折。” 在他一旁的李白又笑出了声,这人太逗了。 “行吧我考虑一下。” “加个微信吗?” “好。” 李白直接答应了,很韩信加玩好友。韩信Andels,看着微信昵称,李白十有八七确定他叫韩信。 “诗与远方,”韩信轻声读道,“挺文艺的名字。” 他抬起头,对上李白的眼睛:“你是诗人?” “嗯。”李白说,“看不出来?” “还真看不出来,”韩信笑了,“我喜欢诗,但又弄不懂你们这些文艺人。” 李白看了眼手机,时间不早了,他还要去酒吧找美女,便与韩信道别,韩信也没有挽留李白,毕竟只是说了几句话,连名字都不清楚的陌生人罢了。 “考虑好了,联系我。” “好。” 李白来到酒吧,台上的歌手唱着歌,台下的人们伴随歌声扭动的肢体。 李白看到韩信的那一刻愣住,,韩信他怎么回在这,他不是导游吗,他骗自己。 回过神来,李白走到韩信面前坐下,此时的韩信穿的鸡尾酒礼服,眼晴目不转晴着盯手中摇着的摇酒壶,好像没注意到他一样。 “咳咳。”李白假装咳了两声。 这才引起了韩信的注意,韩信将目光移到他身上,放下了手机的摇酒壶。 “哈,”韩信笑了,“抱歉,没注意到。你要喝什么?” “长岛冰茶吧。”李白用手撑着下巴。 长岛冰茶?韩信怀疑自己听错了,这酒颜值高,度数也很高,一般喝了就倒。韩信想了下,虽说这件事与他无关,但毕竟今日他觉得自己与李白聊的挺投缘码,自己不防对下他。 “这度数很高的,你确定?” “确定,这种酒我喝这好几次,都没醉。” “……” 韩信有点不太确定的看着李白,李白也感受到了,心想,我李白酒量大着呢,用不着你操心。 最终韩信也妥协了,是李白不领好意的,这可不能怪他。 “想不到,”李白将手机倒扣在桌面,“你还会调酒。” “可以说是自己的爱好,”他一边调着酒,一边与李白聊天,“也可以说是多项技能,多挣点钱。” “你好像也不是很穷。”李白突然想到刚见韩信时,他脚下的那双Aj,他虽没看清楚,但也知道那双鞋很贵。 “何以见得。” “那时你脚下的Aj。” “哈,”韩信说,“钱都用来买鞋了,你信吗。” 李白盯着韩信,看他的神情不像说谎。 “你的酒好了。”韩信将调好的酒给了李白,看着他喝了口,脸上却没有红晕,这才相信他的话。 “酒调的挺好的,”李白将酒放下,“你是不是发了大量时间去学习吧。” 韩信否定了李白的话:“没有,就偶尔学习了一下,挺简单的。” “啊!”李白说,“业余时间,你真是个调酒天才。” 韩信注视的他:“不满你说,我可能是除了学习,都有点天赋的人吧。你写的诗我看了,挺好的。” 他用平庸的语言,来描绘李白的诗。李白的诗令韩信舒服,仿佛陷入了另一个精神世界,但他又不太能理解诗的意思。 “嗯。”李白想起他空间发的诗句,都是他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发的。 很多人都夸过李白的诗,每一个都是用一大谁语言去描绘,华丽丽的句子却没有实质。 “喝酒吗。”李白说,“我请你。” “行,”韩信说笑道,“可这酒还是给我来调。” 两人喝的尽兴,两个醉汉相互扶持的回到了李白的酒店。韩信倒头就窝在床上,李白在一旁脱衣服,露出了腹肌。 “你这也太诱人了吧。”韩信视线模糊的看着李白的胸膛,但也隐约能看出腹肌,“不别我也有。” 韩信坐起身来脱掉了上衣,也露出了腹肌。 “好看吗?”韩信问。 “挺好看的,但跟比我还要逊色了。” 韩信站起身来,抱住李白,听说男人的滋味也很好。他突然觉得这句话不假,他想试试。 “嗯?”李白呻吟了声,因为他的脸被韩信舔了下。 “我们来吧。”韩信在他耳朵吹了口气。 “嗯。”李白半阖着眼。 他其实是个双,男的爱,女的也爱。他喜欢撩人,但却从来没跟人上过床,这是第一次。 在今晚两个醉汉迷迷糊糊行了床第之欢,失去了处子之身。

0 0

Alan

8个月前

/halbarry的小短打,有点超蝙 /夭寿了,我来写文了 /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彼此 /闪闪普通人注意? /小甜饼ww 哈尔乔丹,最伟大的绿灯侠,巴里艾伦,一位没人会刻意关注的普通人,但是命运却将二人紧紧缠绕在一块,早在哈尔成为绿灯侠前便和巴里有“特殊的友情”最终,他们交往了。 “嘿,天才,什么时候回来”巴里在窗户前打着电话,问自己的男朋友何时会地球“小熊,你要明白我这里很忙,不太方便 ,真的。”电话的另一头用一种很抱歉的语气回复道“我明白的天才,只是有点想你,那我们的超级英雄先生就去忙吧”巴里笑了笑,便挂断了。桌上散落着一些书本,巴里将它们摆好,看了看天空,叹口气,星星闪烁着,那是他们的约定“想我的话,就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吧”夜晚,巴里慢慢入梦,突然,绿色的光芒照亮了漆黑的房间“嗯?哈尔?”“想我了没小熊~这个惊喜很棒对吧~”巴里点头表示赞同,他们拥抱在一起。 早晨,哈尔从床上醒来,捏了捏肩膀“诶?巴里?”“怎么了天才?”哈尔揉揉眼睛,发现自己没做梦“小熊你主动下厨了,我死而无憾啊啊TAT”“笨蛋,难道我很少下厨嘛!”哈尔慢慢夹起了早餐“呜呜呜,是能吃的饭”“你在OA就过的那么惨么??”“不光OA惨,联盟那边的蝙蝠侠做的饭也让我意难平啊QWQ”恭喜哈尔收到巴里.蝙蝠迷弟.艾伦的不赞同的目光.JPG。 突然联盟那边发来了消息,哈尔急忙出门了,走前还不忘抛个飞吻“我先走了小熊~”“嗯好。”巴里挥了挥手,看了看钟发现自己又要上班迟到了。 之后,正联那边正在对抗罪犯们“嘿!GL,小心!”酥皮好心提醒了下“嘿,酥皮,你还是去关心下你家蝙蝠侠吧”哈尔表示看透你们这对狗男男Orz。“说了几次我和B没有那种关系”“好了,男孩们,别在那里说话了”ww打断了对话,可谁也没注意到其中一个罪犯已经把武器举向哈尔“!哈尔”巴里救下了差点受到攻击的哈尔“巴里?你怎么在这”“我顺路来看看,哈尔,能不能小心点”“嘿,巴里。。还有别人在这呢”巴里回头看了看,看到了蝙蝠侠,小迷弟马上上线“蝙蝠侠!!啊啊,我是巴里艾伦,蝙蝠侠先生你好,我……我是你的粉丝!!”哈尔表示吃醋Orz,酥皮表示吃醋Orz(哈尔:果然有关系!)“巴里艾伦?嗯……听说过你,所以你和GL是朋友?”“呃……其实我们再交往”蝙蝠表面毫无波澜,内心表示你不也是gay还好意思叫我和超人是gay??。哈尔因为被蝙蝠侠知道秘密而表示MMP,当然,对巴里毫无恶意。/啪/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一颗子弹穿透了巴里的身体,所有人都愣住了,没人注意到刚才发生了什么,连超人都迟钝了,只是看到了一道黄色闪电闪过(事实上,逆闪依然存在Orz因为后面巴里会成为闪电侠√别问我为什么发刀子,您继续看—v—)。“巴里!!”哈尔飞过去抱住巴里“天才?刚才。。发生了什么?我。。”巴里闭上了双眼,血液流淌在地上,救护车赶来了,众人来到医院,当然,是用自己普通人的身份。/滴滴滴。。/心跳停止了,医生叹了口气,哈尔跑进去,泪水打湿了床单“呜呜呜,都怪我没保护好你,要是我当时让你赶紧离开的话。”所有人都表示很抱歉,但这弥补不了悲剧的事实。 “唔——!小熊!!”哈尔猛的从床上醒来,看了看床上的巴里,叹了口气,亲上了对方“?天才”“只是个噩梦而已”“天才,噩梦都是假的”“嗯。” 噩梦都是假的 但 都会成真 几年后,巴里成为了闪电侠 又几年后,巴里牺牲了 哈尔成为了视差魔 但 结局也总会好起来

2 3

丹橘

8个月前

〖信白〗喝个酒讨了个老婆 “我喜欢你,李白。” 韩信满脸透红的抱住李白,嘴里一直说着:“我喜欢你。” 李白推了推韩信,反而让他抱得更紧了。李白心里笑疯了,韩信竟然喜欢自己,还当着所有熟人的面,我看你以后怎么在学生会里立足。 事情是这样的,学生会成立了,要开酒会庆祝,作为会长的韩信也邀请了诗歌社的李白,他的死党。 “你的会员还在这呢。”李白靠近韩信的耳朵小声的说道,“这样你的会员会怎么看你?” “别管他们,”韩信倚在李白身上,“他们爱咋想咋想。我喜欢你李白。” 会员们在下面都看傻了。东方曜擦了擦双眼不敢相信会长喜欢自己的偶像。 “我早就看出了,”诸葛亮说,“李白和会长有一腿。” 李白转头看向诸葛亮,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,自己都没发现,他是怎么发现的。 感受到李白怀疑的目光,诸葛亮缓缓开口:“这一看都能看出来,是你太没心没肺了。” “……”其他会员表示我怎么就没看出来。 是他没心没肺吗,分明是韩信藏着太好了,李白想。李白是那种大大咧咧,不羁的性格,这种性格一般很难察觉到别人喜欢自己。 “李白,”韩信闭着眼呢喃着,“你怎么就看不出来我对你有意思,我做的够明显了。” 明显个头啊。对于李白来说只有说出来才叫明显,不过只要李白稍微仔细点,留意点细节,也能看出来。为什么韩信身上总会有李白喜欢的香气,为什么韩信总会给他带他喜欢吃的东西,三天两头往他跑,还不是因为喜欢啊。 “白白,你喜不喜欢我啊。”韩信撒娇道,“白白,你说喜欢我。” “喜欢。”李白无奈道。 闻了下韩信身上的气味,李白呼了口气,他最喜欢的紫檀香与酒味混和在一起并不难闻,因为这两种是他最喜欢的味道了。 “你敷衍我。”韩信委屈地瘪嘴。 这声音有点嗔,使李白起了一身疙瘩,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粘糊的韩信。 “我最喜欢信信了,你是我最喜欢的人。” 韩信这才满意的哼唧了一声:“白白,你做我的男朋友吗,好不好。” 虽说是问句,但却是用陈述的话气说的。李白特别想说不,但对于这么粘粘糊糊,可可爱爱的韩信还是没有抵抗力,再说其实自己也有点喜欢他了 “好,我答应你。男朋友。” “嘻嘻嘻嘻嘻嘻。”韩信傻乎乎的笑了。 空气中弥漫着暧昧,单身狗们已经被狗粮给撑死了。 “啧啧啧啧,真看不出会长是这样的人啊。”副会长东方镜道。 东方曜接着说道:“真的,姐,我也没看出来。对了,拍个视频留个纪念,可能以后就看不到了。” “对对,会长撒娇百年难得一见啊。不拍个视频怎么行,鹅鹅鹅鹅鹅。” 大家都相继拿起手机,拍了起来。 “曜,你说会长知道了会不会杀我们?”西施偏过头去问东方曜。 东方曜笑着说:“只要你不说我不说,他们不说谁会知道。” “你们都别说出啊。”‘ 其他都点了点头,谁会说出,说出去就等于找死,有谁会那么欠。 西施想了想,又继续问道:“那万一会长夫人说出了咋办。” 东方镜默了,对啊这可咋办,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办法,也只能祈祷了。 “凉伴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实在不行,就被会长骂一顿得了。” “……” 时间过的真快,大家看了下手机,到点要回去了。 “白白,韩信就拜托你了。”临前诸葛亮拍了拍李白的肩。 “快走。”李白不耐烦的踹了他一脚。 看着沙发上的韩信,李白烦躁的抓了抓头发,上前让韩信揽着自己,一步步的把他带出酒店。 他拦下一辆出阻车,将韩信带入车内,跟司机报了地扯。 车上韩信不停的扒拉李白,一边扒拉,一边叫着媳妇儿。 “别闹,”李白嗔怪着打到了韩信的手,“现在在车上。” 韩信摸了摸手,耷拉起脑袋,像一只受伤的小狗。 司机通镜子看到他们的小动作和听到他们的话,震惊的下巴都掉了。 到站了,李白付了钱,将韩信带出了车。 “祝你们幸福,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。”司机笑着说,他虽然不是同,但他尊重,也希望每一对这样的恋人能幸福。 “谢谢,我们一定会的。” 李白累死累活的终于回到了家中,李白把灯打开,将韩信小心的放在床,自己去洗濑了,然后又帮他换下衣服。 腹肌。李白用手去戳,还挺结实的,不错不错,韩信这家伙平时看起来挺瘦的,没想到有腹肌,不过比起自己还是要逝色点。 然后李白就抱着韩信,闻着他身上的味道睡着了。 早晨起来,韩信感觉有点昏,转头一看吓了一跳。李白怎么会再我旁边,不会是我昨天喝多了,把他给上了吧。 韩信打了自己两掌巴,心骂道:你这混蛋。 李白也醒了,佯假很愤怒的样子看着韩信,好像昨晚已经失身了一般。 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韩信低着头。 “对不起有什么用,我已经失了身,你说怎么办。” 韩信双手抓紧被子,不敢抬头看李白,怕从他脸上看到对自己的厌恶。韩信喜欢李白,为什么喜欢呢,他也不知道,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,喜欢就像高烧,烧着他的神智。 “我会对你责的。” 见他这副窘样,李白也装不下去,噗嗤一笑。 “开玩笑的。”李白捏了捏韩信的肩。 韩信猛地抬头,看着李白:“真的吗?” “怎么,不是你就不要我了?”李白反问道。 “要要,白白。”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人,“男朋友。” “男朋友,等下要去上学了。” “嗯,你别光顾着催我,你也要快点,毕竟今晚我们可是逃校。” “怕什么,你不是学生会会长。” “……” 等到了学生会,韩信发现他的会员特别爱笑,而且是一见他就憋笑,有时憋着满脸通红。 “笑什么笑,有什么好笑的。”韩信大喊道,“你们跟我说说,有什么好笑的?” 其他人听后果真就不笑了,但只是他面前而已。 “……”韩信掏出手机,给李白发了条信息抱怨。 ——我真不知道他们今天是怎么了,见了我就笑。 ——哈哈哈哈哈哈哈 ——怎么你也笑。 ——昨天晚上你喝醉了跟我表白,还跟我撒娇,他们全都看到了。 韩信脸黑了,压低了声音:“不许把昨天的事说出去,不然开除。” “好的。”他们齐声说道。 都在感谢,会长夫人没把视频给供出来,也都在想今晚回去再看一遍。

3 2

骨昱

8个月前

首先:ao3粉们,是时候回新的家庭了… 好了开始正题。 第五人格,摄殓,同人, 回来了,给你们发刀子吃吧。   私设警告!【可能ooc】   最后全文刀~~   清晨第一缕阳光撒下来…   豪华的别墅外,少年身形单薄的站在别墅门前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散,他穿着一件白衬衫。他背影后的明明阳光如缄,伸手便能跨过,可却仿佛和他分割了一个世纪。    他有着一头灰色发丝,发丝细如毛针,但又不会觉得他头发扎手,反而让人觉得很软。   风,吹起来了。已是秋季,他又穿的单薄所以身子不自觉的的抖了抖。可他还是努力挺了挺身子。    像一只落水的猫儿。狼狈不堪…   他五官精致,像个瓷娃娃一般,灰色琉硫的眼睛。高挺的鼻梁,水蜜桃一样的红唇。这个少年太完美了!美到让人惊心动魄,但也太凄凉了…   8:00   “约,约瑟夫先生…”少年终于有了动作。他抬手敲了敲门,身子一抖。   站的时间太长了。   屋内没有传来声响,少年以为他没听见于是又叫了几声叫。   “进来。”屋内终于传来一丝不耐烦的声音。但声音却跟甜美,磁性的嗓音好像要把人拉入进去似的。   “吱呀”少年小心翼翼的打开门,生怕声音太大。   屋内,西式装扮的客厅中散发着一种清新的香味。   男人坐在沙发上,奶白色头发随意的散落背间,不会觉得女气。   灯光打在他的侧颜上使他有一种落入凡间的美,天使一般…   “先生,下一次…是什么…”   “啧…卡尔你果然够-贱”被称为约瑟夫的男人慢慢转头看向卡尔的方向,眼中的厌恶丝毫不掩饰一下。   但,卡尔听完却是身子抖了一下,他望向那个人。   恶心吗?他也觉得…    卡尔咬了咬唇,没说什么。   再等等…他…会接受他的…   一定会.      卡尔,一个有着严重社恐的人。   他从来不喜欢有人入侵他的世界,而他的思维也已经停留在了2层世界里。   那似乎就是他的世界。无物,只是黑白双重的世界。   15岁那年,突然发生了一件事。   卡尔还记得,记得也很清楚。那一天曾有人问他:你为什么不哭?你不伤感吗?   他回:为…什么要哭?   他用的是疑问,他也确实想知道。   反而那人却吼了一句:你父母死了!你都不难过的吗…你怎么这么没心没肺   难过?为什么父母死了他要难过??卡尔至今没想明白。也想不明白。   他从来没动用过感情,因为他觉得事物就是事物,不需要用情去对待。   但也从那件事卡尔觉得说话好烦,也就不说话了,甚至后来说话他都有些害怕。   17岁,高中那年,夏季。   卡尔独自坐在学校的樱花树下思考。至于思考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   但卡尔却在那天看到了他想要付出生命的人。是的看见,连说话都没有,可他就是想。   当时少年一头奶白色头发毫无征兆的闯入了他的领域,他眸子不自觉的就往那个方向看。似乎是在探究什么。   也就这样少年伥予的五官就落入了他的眼中,他有一双水蓝色的眸子,一蘸一钿好像能挤出水来。五官更是精美的没话说,带着一种天使的美,再配上那奶白色发丝顿时他周围的一切都成为了他的背影板。   卡尔常年灰死的眸子也终于有了一丝情感,灼热。    少年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瞥头礼貌的冲卡尔一笑。对于他来说是笑,但对于卡尔来说却是发现了不一样的世界。不,比这更激动。   噗通…噗通…噗通…   一声声心跳落入了卡尔的耳朵里,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。也不想知道,他只觉得他好美好美。   也从那天后卡尔试着了解这个世界。他想现在那个前面身边,和他一样。   他其实也知道自己不正常,但他不愿意去改。他觉得挺好的。   卡尔刚接受这个世界时很痛苦,因为同学们都挖苦他,说他是不是傻够了开始学习他们高级生物的生活习惯了…    一声声,一道道落入他耳边。   他,很痛苦。   他也曾被人群欧过,原因,只因他不想听那女孩挖苦他了所以就推了她一把…放学后就被拦住了…   但他从不后悔,他觉得自己会做这一件事了是不是又离那个人近一点了??   每每想到这他就开心的不得了,像个傻子一样。   后来那个人转学校了,卡尔终于感到了伤心,第一次伤心并不好受。甚至很痛苦。但他想,一定还可以见到他的!   一年…二年…三年…   知道大学毕业,他有了新工作时他在一个街口看到了他。他被一个身高很高的男人扶着,面色潮红。但因为过激动没发现。他不会认错,他跑过去…   扶着少年的男人见了眸中闪过一抹惊慌,他丢下少年就跑。   卡尔见了有些迷茫,但他却反应过来接住少年不让他摔倒。   少年水蓝色的眸子中有着水雾,脸色娇红诱人的不行。卡尔脸色一下子红了,但他没管,因为他觉得少年病了!他有些心疼,但又不知道少年的住处所以只好先带回自己家…    卡尔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少年拖回家,慢慢的把他放在床上,正准备离开找药。可就在这时少年一把把卡尔拉入怀中,卡尔脑中轰的一声炸了,他急忙推开少年,但却怎么也推不开。   少年手开始不老实的摸向他的脸,最后水蓝色的眸子定格在了那一抹樱红的唇上,最后吻了过去。   这下,卡尔就算再愚也知道少年是怎么回事了...   他努力推开少年可是力气早没有了哪能推的开? 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   

2 0

AO3

10个月前

4 10

新人报道

哲凡的花栗鼠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2849960796@qq.com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花少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juliafulia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污龟さん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zbszd0126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主题:36

帖子:73

会员:1052

© 2021 ao3中文网 v1.2

Powered by Heybbs 小黑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