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o3中文网-ao3中文网

mishiziji1020

6个月前

戚容重生天官赐福番外·入梦 #梦中play #怜戚 戚容衣衫半解的躺在床上,手揉着眼角带着茫然,白皙的皮肤渲染上旌旎的粉色,小嘴微张,吐着巧舌吐着喘息。 “唔…太子殿下?” 谢怜有些口干舌燥,他哪里见过这样的戚容,小孩子特有的奶香味瞬间充斥整个房间,勾着谢怜去品尝,谢怜也是这般做的,手指灵活的没入那穿着却和没穿一般的衣衫内,感受到掌下肌肤的滑嫩,俯身啃咬着对方精巧的耳垂。 “哈啊…太子殿下,好痒…。” 戚容怕极了现在这个情况,手抗拒的去推人的胸前,现在的谢怜太恐怖了,明明还是一如既往地温和,却透着一股强烈的危险,孩子天生对这种感觉极为敏感,当下戚容也不犹豫,挣扎着想逃离谢怜游走的手。 “表弟…你若是敢逃,我就折了你的双腿,你若是推开我,我就卸了你的臂膀。” 戚容听着谢怜说的话满眼的害怕,这不是他认识的谢怜,谢怜根本就不可能说出这种话,但是戚容怕了,这个人说的太过平静,却给戚容一种压迫感,戚容丝毫不觉得对方在开玩笑,如此,双手因为无处安放只好抓着谢怜衣襟。 “太子殿下…是不是,容儿做错了什么?” 糯糯的奶音带着哭腔,谢怜勾着柔和的微笑去亲吻戚容的嘴角,是啊,我的好容儿,你错在你不该招惹我,不该在我心里纠缠不放,可是我又何尝不心甘情愿的承受,小小的人,此时被压在身下禁锢,谢怜暗下的双眸吐露低语。 “表弟乖,把衣服脱了,好不好?” “我…” 戚容咬着唇试图护着衣服,可是还没等他做出行动,谢怜率先按捺不住,疯狂的撕扯开戚容的衣服,白嫩的果体完全展露在谢怜眼底。 “不要!太子…殿下,放过容儿吧,容儿错了。” 稚嫩的哭声此时满是恐惧,却唤不回谢怜一丝怜悯,只刺激谢怜心底的野兽不断叫嚣,吞噬他,让他沾染上你的印记,让他此时此刻只属于你。 戚容偏着头躲谢怜的亲吻,不该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,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,要逃开,可是逃去哪里,戚容陷入了迷茫。 感受到身下人的走神,谢怜指尖掐弄戚容胸前的红果,娇嫩的皮肤哪里受得住这般皮肤,红艳的颜色不断刺激谢怜,谢怜忍不住俯身啃咬,口腔仿佛充斥着一股奶香味,好甜。 “唔…不,好痒…” 戚容推不开谢怜,偏偏胸前的敏感让他不由自主的蹭向谢怜,好像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充斥全身,勾着戚容去往谢怜身下求欢,察觉到自己的异样,戚容彻底哭出了声,不,不要。 “太子…呜,放过…我,求求你啊…” 谢怜听着戚容的话,贝齿啃咬着挺立的玉果,舌不断卷弄吸吮,听着戚容最后转变的声调得知人的得趣。 “表弟,帮帮表哥…好不好?” 谢怜一脸痛苦的神色,戚容看的也于心不忍,终究是他欠谢怜的,褪下谢怜的朝服,看着那大的让人咋舌的物什,戚容满脸后怕,不行,进不去的,会死的,谢怜却不顾戚容的模样,抓过他的手套弄自己的肉身,柔嫩的手掌抚慰自己的敏感部位让谢怜红了眼眶,好想将眼前的人拆吃入腹,锁在自己的怀里谁也不给。 戚容小心伺候谢怜的肉身,他从不知道谢怜竟然对他抱有这样的心思,身下传来一阵难耐的感觉,戚容吃惊的发现,自己的身体竟然自主分泌出肠液,这种感觉彻底击溃戚容的三观。 谢怜察觉到戚容异样,手探入人下体后感受到指尖的黏腻笑出了声,将戚容抱在怀里轻蹭,暗哑的声线透着他的笑意。 “看来,容儿已经准备好了。” 准备什么?卧槽,准备被你肏吗?谢怜你醒醒,我是戚容啊!!! 手指没入后庭带来的刺痛感让戚容更深的埋进谢怜怀里,小孩子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起来,后庭的私密处就好像未成熟的果实透着青涩,而谢怜就是那已经等不及果实成熟的人,一根手指在戚容体内进进去去,感受到戚容发抖的身体,谢怜低头去亲吻戚容耳垂,小孩子太小了,所有的一切都好像一口就能含住。 “唔啊…哈…太子殿下…” 小孩子已经尝到了甜头,开始循着谢怜抽插的律动扭动腰身,天赋异禀的身体勾引着谢怜去占有他,谢怜偏头看到戚容双眸含泪的表情有些痴迷,直到那勾人的妖精亲自冲迷途的人张开怀抱。 “太子表哥,容儿好难受…唔,进来吧。” 谢怜理智的弦彻底崩断,肉身挺入那秘密花园开始开疆扩土,那里太小了,只是进入一个前端都难以再进一步,再看戚容这会疼的几乎没了血色的脸一阵心疼。 “好疼啊,太子表哥,容儿好疼!出去,容儿不要了,走啊!” 哪有这般不讲理的小妖精,主动勾引着自己现在又将自己摒弃,谢怜吻上戚容的唇将他口中的拒绝一并吞下,手探入戚容两腿间的肉身轻抚,察觉到戚容的颤抖,知道那是他的敏感部位,谢怜更加不客气的去刺激。 “啊…嗯…太子,表哥…嗯…” 已经吐露爱语的小妖精主动缠上谢怜的肩,身体说着谢怜的掌心内摩擦,很快,一汪清水打湿了谢怜的掌心,勾着谢怜去多多爱抚。 “表弟…容儿…” 谢怜将小孩推倒在床,肉身径直没入他的私密部位,紧密地肠壁包裹着谢怜巨物,不愧是天生拿来操弄的身体,这才没多久,内壁已经主动缠着谢怜肉身吞吐。 “啊…谢怜表哥,那里……嗯嗯,好棒…” 听着小孩喘息的荤语,熟练的仿佛已经被人开采多次一般,谢怜沉着脸禁锢着戚容的腰身冲刺,不够,不够,只是这样还不够,要让他彻底爱上这种感觉,再也离不开自己半步。 “啊!表哥…慢点,容儿,容儿要坏了啊…” 妖精,妖精,十足的妖物,最会蛊惑人心,谢怜张口在人肩头啃咬留痕,没关系了,从今天开始,这妖物只会在他身下承欢。 肉身顶弄深处的一块凸起,听到戚容发出延长的娇吟,谢怜知道自己找到了让他疯狂的地方,果不其然,内壁又开始吐露爱液滋润肠壁试图让体内的巨物进出的更加顺畅。 “啊哈———太子表哥,那里啊啊,容儿好爽啊…” 小孩爽的有些翻白眼,小舌吐在外面喘息,看着他下体一片泥泞竟然是泄出尿液,谢怜越发狠的操弄那处妙地,听着戚容的奶音淫叫。 “好哥哥……嗯,容儿要死了啊……” 怎么会让你优先死去呢,谢怜是这么想的,最好是没日没夜让你躺在床上承受自己的疼爱,这般想着,谢怜在人蜜穴越发绞紧的运作下将液体尽数泄他体内。 谢怜此时惊坐起身,脑海中还是戚容绯色的脸颊,身上密密麻麻的痕迹彰显着谢怜是多么昏庸无度,谢怜掀开被褥看着腿间黏腻终于是捂住了他的脸,他竟然在梦中将戚容做了如此龌龊之事!

6 4
0 0

第四章,银子? 前不久,顾南霜被小妾推到了湖中,随后一直昏迷不醒...... “这倒霉孩子,才二十就遇见这事......”顾南霜摇了摇头,“放心吧,我会给你报仇的。” “北柠,进来好吗?”顾南霜喊道。 “砰!”门被一下撞开了,北柠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,“小姐,小姐你怎么了?!”说着泪水就从她的眼眶中涌出,紧接着她扑到顾南霜床前,“呜呜......小姐......呜呜......” 顾南霜揉了揉她有些发胀的脑袋,说:“别哭了,在哭我可就赶你走了。” 闻,北柠立即止住了哭声,并抬手抹了抹脸,“小姐你别赶我走,我不哭了......” 顾南霜满意的点点头,“这才乖嘛。” “咕~”的一声打破了此时的宁静。 顾南霜一愣,随即尴尬的笑了笑,“北柠,有吃的吗?我饿了。” “有,有!小姐你等一等我这就去厨房拿。”北柠兴奋的冲了出去。 但接着北柠又冲了回来。看着她匆忙的身影顾南霜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了?” “唉看我这记性,都忘记带银子了。”北柠自责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。 “银子?”顾南霜一愣,随即记了起来,大约一年前厨房为了给自己牟取私利,开始向顾南霜索要饭钱,大约一顿饭三两银子,那时的顾南霜人人可欺所以那些人才会蹬鼻子上脸。 想着想着,顾南霜的一双桃花眸中闪过一丝丝狡诈,嘴角不自觉的勾了勾,一个计划清晰的出现在她的脑海中。 北柠看着自家主子,不自觉的抖了抖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小姐,怎么了?” 顾南霜轻轻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,你带十两银子过去,让他们准备些好点的饭食。”

0 0

war

6个月前

0 0

尉柒然

6个月前

第二章『天台』 『既然都是同学了,就互相留个联系方式吧。』何洋笑嘻嘻的说道。 『好呀!』姚紫掏出手机。我和张笙华也掏出了手机。 下一节是自习课,我并没有打算留在教室好好学习。 上课铃一响,我就偷偷溜出了教室。 来到教学楼楼顶,感受着夏日傍晚的微风,看着变化无常的云朵,天色有些泛红,晚霞艳丽的挂在天上。 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。 『嗯…这么好看的晚霞 应该得拍下来。』我掏出手机准备拍照。 “叮咚”这时手机响了一声。 [微信]有一条未读信息 我点开微信查看,信息是何洋发过来的。 何洋:『你跑哪去了?』 我回复他:『B栋楼顶。』 何洋:『去天台居然不带上我?现在就去找你啊。』 我顿时有些心烦,看来一个人在天台的惬意时光被打断了。 『唉……』我不自觉的叹了口气。 过了一会,何洋就到了。他走到我旁边坐下,说 『今天课间我一个兄弟看见你,说了一句话。』我疑惑的看向他『说了什么?』 『他说,你很好看,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。』他说完,我就想起他上节课要我们的联系方式,难道是为了这个?我问道『你给了?』 他盯了我几秒,收回目光后缓缓开口『没给。』 『傻瓜,以为我给了?』他边说边揉了揉我的脑袋。 我立马闪到了一边去,我并不喜欢被人摸头。而且还是不熟的人。 『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。』我起身拍了拍裤子,准备走人。 『诶诶,走这么快干嘛,都还没下课呢。』何洋说道。 『差不多了,我就先走了,明天见。』没等对方回复我就转身走人。 下了电梯后我心想『这个何洋,刚认识第一天就摸别人的头,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?』想着想着下课铃就响了,心情一下子又变好了呢。

2 7

烟卿玲linue

6个月前

“无论是多少年后,再见时,她的音容,一如当初那样,滋润心田。” ——题记 “七月新秋风露早。渚莲尚拆庭梧老。” “二十年前,我初见她时,她的脸还是胖嘟嘟的。我们两个是同班同学,一起玩,一起闹,关系特别好。七月暑假时,有次约着一起出去玩,她发消息说要穿汉服来找我,我笑着应了她。 “我在约定地点买奶茶,他在背后叫我,猝然回首,她笑眯眯地站在那里,头发半束盘了起来,两边插着一对海棠花挂珠步摇,颈上戴着银珠盘螭璎珞圈,身着彼岸花玄朱系齐胸衫裙,脚踏银面段儿的金线海棠花绣鞋,脸上略施粉黛,目似明星。我征在那里,不知说什么才好。这样俏丽的她,真真是惊艳到了我……” 我停下正在敲击键盘的手指,细细端详着电脑上刚刚打好的这段文字。 唉,那时的她,真美啊!我心中不由得感慨着。不知现在,她怎么样了。 二十年,虽不为沧海桑田,却依旧让这个世界改变了很多。高新技术产业蓬勃发展,AI技术不断提高,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,中国已经成为发达国家,我也从曾经那个落后的小城市,来到一所大城市打拼,小有所成。而令人遗憾的是,那昔日的伙伴,往日的朋友,早已各奔东西,无缘再次相见。只有在老旧的QQ应用上,还留他们已经灭去的灰色头像。 在那QQ扩列表上方为数不多的亮色头像中,她的QQ号便位列其中。如同一根红绳,二十年来一直牵引着我的心,时不时让我想起他。她的QQ头像一直亮着,名字改了又改,却又回到二十年前的“七月”。 “叮——”QQ空间响了一下。“又是一个七月。二十年后的七月,你还在吗?”只见是官方发的游戏消息。这却使我我不由得愣了一下,内心动容。 次日清晨。我启程坐上了通往家乡的车。 我喜欢坐公交车,喜欢这种安逸的感觉。随着车在车水马龙的路上安静地向前飞驰着,我的心也随之宁静下来。望着窗外的风景,远处天空中划过一只只的灰鸽,它们要去寻找自己未来相濡以沫的另一半了。眼前掠过的一排排橡树,一棵棵高大葱茂,阳光照射树叶的残影落映在水泥路上。一阵清爽的夏风吹过,地面上的影子斑驳摇曳着。 下了车,看着眼前已经陌生的风景,不由鼻子一酸。回忆着曾经的街景,慢慢沿着路旁走着。“今天天气真好,万里无云。我奔赴千里回到这座小城,你在哪里?”后附一张小城图片。不一会儿,七月点赞了。 我心中一热,这是我最好的闺蜜,是我最好的儿时伙伴。 我定位好她的位置,打车赶了过去。 下了车,眼前竟是二十年前暑假那次约定见面的地方,我心中大为惊异。走到买奶茶的地方,只觉时光荏苒,对面的那个奶茶小店已然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花屋,没有名字。 走到门口,门上挂着一块木牌,上面写着 “七月都城争乞巧。荷花旖旎新棚笊。 “七月真是一个美好的时间。如果你还记得七月,请进。” 天光云影拨开晨霭的雾,缥缈的流光倾入横波里头,予作眸底落笔波折。风色似借着淮水朦胧的暖,带去冬霜岁寒消融在漫天春意之中,临墙芳菲抖擞着肆意的,描成青瓦飞甍的点妆赤色,眼底朱砂,她有媚骨天成,春烟窃不走缱绻横波。 她自拢风情满袖立于绯色前,任远山云岫缠酥了娇波。早春的阳裁织一衣灼目荣华,且用霞光揽作落身的无边风月。 我推门而入时,眼前正站着那位清秀的姑娘,她身着一件玄朱系明制圆领长衫,手捧一束清素无暇的百合花,笑意吟吟。

4 6

第一章,死果 仓库里,女人倚在栏杆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浑身是血的几个男人,勾唇轻笑着,桃花眸中透出轻蔑的神色,“谢谢你们给我带来这么多好东西,拜拜喽。” “呵呵,king,这些东西恐怕你带不走。”为首的男人咬着牙说道。 “那你阻止我啊。”顾南双笑着说。她的笑容如沐春风,看上去好像一个外出游玩的少女一般,尽管带着面具但也可以看出她绝美的面容。 “king,你何必呢?以你的身手如果加入刑警组织,一定会比现在风光几万倍。”那人不甘心的说道。 顾南双笑了笑,“道不同不相为谋。”说罢,她便朝仓库门口走去。 那人冷笑一声,“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阻止你,既然你不愿改邪归正,那就让我们一起万劫不复吧!” 闻,顾南双怔了怔,“什么?!” 那人从怀里摸出一个遥控器,按了下去,他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恐惧,只有一丝丝的自豪。 顾南双急忙将自己的内力释放出来形成一个保护罩,看着爆炸的仓库顾南双清楚的意识到,就算她有这一身魂力,也仅仅只能保证她不死而已。 是啊,不死......筋骨全碎,内力将被化去,一辈子无法再站在世界之巅。 顾南双绝望缓缓将脸上的面具摘下,扔到一边。绝美的面容如妖精一般魅惑,但这一切即将化为虚影...... 她绝望的闭上眼,一滴泪从面庞上滑落,她自嘲的笑了笑,“师父,徒儿没有管理好夜魅,不过徒儿马上就要去陪你了......” 她收回笼罩在身体周围的魂力,缓缓地朝后面倒去...... 第二章,帮帮我 “顾南双,帮帮我好不好?帮帮我,帮我报仇,求求你了......”意识中一名白衣女子哀求着,顾南双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与她长得一般无二的女子,“你是谁?怎么......” 女子并未回答而是如疯了一般一直重复着同一句话,”帮帮我,帮帮我吧......” “你究竟是谁?”顾南双目光一冷。 女子依旧未回答,她似乎急了起来,一把抓住顾南双的手臂,“别伤害她.....这不怪他......” 女子原本绝美的脸庞看上去有些憔悴,一滴泪水从她脸庞上滑落,使她看上去格外美艳...... 女子的瘦弱的身影越来越模糊,声音也越来越虚渺,一片黑暗中,那与顾南双长得完全一样的绝美女子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。 顾南双猛地睁开双眼,前所未有的恐惧占据了她的内心,她额头上冒出密密的一层冷汗。她缓过神来,看着眼前的景象,“我不是死了吗?这......” 正当她奇怪的时候,一名婢女模样的女子冲进屋中,当看到顾南双她愣住了,原本手中捧在的东西掉落在地上,弄得满屋狼藉,她猛地扑到顾南双面前,“小姐您终于醒了,呜呜......小姐......” 顾南双有些懵,我这是......穿越了???! 顾南双原本打算好好思考的,可旁边的女孩一直在哭,哭的她有些头疼,她最烦哭哭啼啼的女人了,她刚要开口叫她别哭了,脑海中一阵刺痛,顾南霜的记忆涌进她的脑中。她拼命忍住头痛,朝旁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子说道,“你先出去。” “......可是小姐......”女子哽咽道。 “出去!” 女子一惊,红肿的眼中透露出无尽的的担心,尽管如此她还是听话的退了出去。 第三章,关于身份 顾南双仔细回顾着脑海中不属于她的记忆,她明白这是另一个人的,一个与她长得完全一样名字也几乎相同的人的记忆。 记忆中介绍了她以后的身份——宰相之女,顾南霜。 原主是鸾夏顾家长女,从一出生就受到来自宰相府乃至皇室的宠爱。原因很简单,顾家的先辈乃是开国帝君的表兄,为鸾夏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,自开国以来顾家一直都是朝中重臣,历代顾家的男丁都是天赋异禀,文武俱全。按理说,这样的一个家族是很容易遭人嫉妒的,许多朝臣因嫉妒顾家的权势,多次在皇上面前挑拨离间,却都被顾家人以一腔赤胆忠心给驳了回去,所以顾家成为鸾夏第一大家族。 说来也怪,自鸾夏建立以来,顾家不论是直系还是旁系一个女孩都没有,所以顾家家主连带皇室之人都盼着有一个小公主降世。就在这是顾南霜降生了。那时全天下都知道有一位地位堪比公主的女孩出现了。随着顾南霜渐渐长大,面容越来越姣好,她招来了同龄女子的嫉妒,以及......更多的宠爱, 顾南霜虽然自小受到盛宠,可她却一点都不嚣张,性格文静的了极致,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京城千家万户都流传着她的美名。 可在她十六岁那年,她迎来了属于她的劫难,她爱上了刚打了胜仗回京的三王爷楚溟宸,为此她第一次顶撞了她的父母,顾父没办法进宫去与皇上商量此时,皇上和太后听了喜不自胜,因为她们早就想将顾南霜娶进门来了。 接着似乎是害怕顾家反悔,急急忙忙就将婚事办了。尽管匆忙,但婚礼的规模似乎比公主出嫁还要盛大。不过这场婚礼楚溟爵始终都是不同意的,所以顾南霜嫁进王府后楚溟爵压根没去看过她,还想尽办法折磨她,为的就是让顾南霜自己提出和离。 但顾南霜似乎就认定他了,不管受了多少委屈也不肯跟家里说,但这一切她的婢女都看在眼里,所以这三年来两人几乎是相依为命。

0 0

幼稚園校霸

6个月前

企划简介--不起标题OK吗?乱序写应该没问题吧? -(半)原创→轻微融梗有,版权洁癖请silently离开 -随缘更新→一定会咕咕咕,长弧洁癖请silently离开 -“轻微”暴力,不搞凰→R15(?) -拟人怪警告。 -原则上远未来→伪科幻(?)。 -技术上None。嗑学家可自由嗑。 作者最近嗑卤素家族嗑得有点过火,最后觉得干脆围绕着元素周期表写个故事好了。 目前我看到的元素拟人故事都偏日常向(我不会说是我根本不会写日常向的作品的),且基本上是短篇,于是我决定搞个格局大一点的,来个中长篇。 什么叫做“格局大”?其实严格来说我的构想并不算特别有野心,毕竟再如何写都是118个人的故事,而且不一定要全部出场,场景还局限在仅仅一座城市而已。当我想写斗争和内耗、暴力和计谋时,要让它有冲击力,就不得不与国家甚至世界联结在一起。我直言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,是一个挑战,因此我也一定要尝试,“遵循自己内心的嗡嗡声”。 目前我将背景设定在后末日时代,即人类全盘覆灭之后的某个时代。冲突的核心是一个拥有高超智慧的计算机群落,它们被视为“一切的源头”。关键的技术是“重生计划”。计算机和重生计划都是由某个“自然人先贤”创造出来的带有神秘色彩的造物,灵感来源是韩国作家的一篇中长篇科幻《砹》。但是在这里被神化的不是先贤,而是技术本身。 我将计算机命名为Hydrogen。氢这种元素可以放在碱金属列(I族),也可以放在卤素列(VII族)。按照电子排布(1s),这种元素可以放在这两者中的任何一列中,因此有些出版商把氢单列出来。在有机物中,卤原子也可以部分代替氢原子。这就引出了一个表层的纷争——关于谁才是“神选者”的争端。 内里还有“谁是叛徒(酸性or碱性)”的内斗和不可告人的阴谋。我知道这操作有点像出版商的腰封,但是对于一个写作者而言,只有定出更高的目标,才有可能进步。 吐槽#1:过渡金属、稀土金属这种变态玩意真的难出设定,更别说插入故事情节当中去了——化学性质一个二个像得要死,物理性质也差不多。 提示#1:欢迎提建议与意见,强烈欢迎科学知识方面的指导。请文明用语,面斥不雅。

0 1

新人报道

2849960796@qq.com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花少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juliafulia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污龟さん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zbszd0126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玖黎

ta很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

主题:36

帖子:73

会员:1051

© 2020 ao3中文网 v1.2

Powered by Heybbs 小黑屋